无障碍浏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今天是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史志业务 > 地情讲坛
浅析康熙《济南府志》的体例编纂特点与文献价值
发布日期:2020-06-15 14:53:25 浏览次数: 字号:【

                             中共济南市委党史研究院  刘 浩   毕泗国

 

遵照习近平总书记“要高度重视修史修志,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激发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的指示精神,中共济南市委党史研究院(济南市地方史志研究院)把旧志整理和文献开发作为一项战略性文化工程,积极作为,不断推进,继《历乘》《济南金石志》和道光《济南府志》点校出版后,又于近期出版发行了清康熙《济南府志》影印本和点校本,对提高广大市民历史知识知晓度、延续济南历史文脉、传承济南优秀文化、服务济南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历史史料支撑,必将发挥其重要历史借鉴和现实指导作用。

康熙《济南府志》是济南历史上第一部刻板成书的官修府志,是一部全面记述济南的百科全书,它为后世研究济南府的历史和文化留下了很多可借鉴的宝贵资料,在济南方志学乃至山东文献学史上都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笔者在认真研读该志的基础上,结合旧志整理工作实践,以康熙《济南府志》为例,主要就官方修志的体例、结构、纂修等方面的特点以及志书文献价值作一些初步探析,并请大家给予校正。

一、康熙《济南府志》的基本情况介绍

1.府志编纂。汉初高祖刘邦首设济南郡,济南始得名。济南自有其名始,就在历史上占有重要的政治地位,后或国或郡或州,济南行政名称多有反复和改称。宋政和六年(1116年),升齐州为济南府,逐渐成为山东六郡之首府;此后,济南府之称基本固定并延续下来。但有几千年历史的济南,在清代之前只有一些零星专记面世,却没有编纂一部全面介绍济南府的志书。济南知府、《济南府志》主修蒋焜在其序中称“济南自汉迄宋,其郡治迁徙靡常,志固鲜有。间有纪载,如《水经》《图经》《齐乘》《齐谐》之类,旁引牵合,要非本郡全书。迨元明以来,疆域既定,统辖尤繁,东西朔南,提封千里。其间挺英植秀,贤才众多;纡紫拥皂,名流叠至。况会城非同僻壤,各属志俱可征,何荟蕞独后于他方、文献未昭于首郡乎?”

康熙二十八年(1685年),山东布政使卫既齐(山西临猗人)、山东巡抚钱钰(浙江长兴)提请济南知府蒋焜(辽宁广宁人)主持编修济南府志。蒋焜任济南知府之初就有编修府志的想法,接到修志建议后旋即开始筹备编纂府志有关事宜,并聘请济南府淄川县进士唐梦赉(淄川人)为主编。唐梦赉把自家居室“志壑堂”设为志馆, 又广延文学之士、修志爱好者一起参加纂修《济南府志》;在主编唐梦赉率领下,编纂者们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历时半年多,一部100多万字的全面介绍济南府的志书编纂完成。据唐梦赉序“余与同志诸君子既辞币,复不获命,爰就志壑开馆,大约阅七月而毕编摩之役。”《济南府志》成稿后, 由清初文学家、诗坛盟主王士祯(今山东桓台县人)予以校正、审定,于康熙三十一年雕版印制成书。《济南府志》卷帙浩大,体例严谨,文辞简洁,广征繁引,内容详实, 是一部上乘的历史文献资料著述。

2.府志结构。康熙《济南府志》全书总55卷,卷首单独一卷——卷之首。正编有五十四卷——分八门,门下设四十五目、附目三。八门——舆地志、建置志、赋役志、秩官志、选举志、人物传、载籍志、摭佚志;四十五目、附目三——星野、沿革表、疆域、形胜、封建、古迹、山、水、风俗、灾祥、城池、公署、桥梁、学校、祠祀、寺、观、陵墓、历官表、宦迹传、历仕表、科贡表、 貤封、恩荫、先贤、勋臣、台辅、经济、清正、忠谏、忠烈、孝烈(附)、台省、监牧、循良、文学、武功、孝友、儒林、卓行、义厚、义仆(附)、高隐、耆寿(附)、方技、侨寓、仙释、列女(详见下图)。各门、目按所辖州县,分门别类,依次纂辑。详细记录了济南的自然地理、政治经济、历史沿革、风俗人物等多方面内容,对各朝代济南的历史沿革都有记述,是1692年以前至上古时期济南历史脉络最完备的一部志书,也是济南历史上留传至今的旧志中体例完备、内容丰富、资料详尽的一部,其中记载济南人物尤详,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在方志界拥有较高声誉,为后世研究济南府的历史和文化留下了很多可借鉴的宝贵资料,也为济南开了官修府志的先河。

3.府志内容。全志洋洋120余万字,“自经史子集、新旧通志、三十州邑诸志,以逮稗官所记、金石所遗、父老所传闻,靡不包括旁罗”,综合记载了济南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地理、自然等历史状况,对1692年之前各朝代济南的历史沿革都有记述,是详细记载济南历史发展脉络的“一方之全史”。康熙《济南府志》记事上限起于先秦时期,初刻本记事止于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此次整理点校以日本内阁文库藏清康熙《济南府志》增刻本为底本,并将其与国家图书馆藏清康熙《济南府志》刻本进行了对校;增刻本增刻了一部分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至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之间的条目和内容,其下限顺延至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

康熙《济南府志》卷首载有佛伦、卫既齐、喻成龙、陈俞侯、蒋焜、董讷、唐梦赉、李兴祖序以及修志人员、凡例十八则等。正编:卷一至卷十舆地志,主要载有济南府城舆全图和府治公署图、学宫图、所辖各州县舆图、州县治学宫图等六十四幅和山水图二十六幅,记述了济南府各县的历史沿革、疆域、名胜、封建、古迹、山、水、泉、各地风俗、历史上的灾害和祥瑞;卷十一至卷十五建置志,载有祭器图、祭器陈设图、乐舞器图、舞式等等图百余幅(帧),主要记述济南府及所辖各州县的城池、公署、桥梁、学校、祠祀、寺、观、陵墓的位置及简介;卷十六赋役志,主要记述康熙二十五年济南府及所辖各州县的人口、丁粮、赋役折征、杂税、留支等情况;卷十七至卷二十六秩官志,记述各朝代在济南设置官职的演化过程,详细记载在济南为官人员的姓名、字号、籍贯、功名、履历和简要事迹;卷二十七至卷三十一选举志,记载济南的历科举人、进士、贡貤封、恩荫者的姓名、官职、籍贯等情况;卷三十二至卷五十二人物传,记载济南历史上的本地名人传记;卷五十三载籍志,记载济南府人所著的有影响的著作名目、作者等情况;卷五十四摭佚志,记载历代和济南、济南人有关的一些轶闻、传说、掌故等。

康熙《济南府志》编纂体例总表

卷次

卷 数

门 类

目      名

目 数

记    述  内  容

体 裁

之  首

1




序(8篇)、修志人员及凡例(18则)


 

卷之 一至

卷之  十

10

舆地志

星野、沿革表、疆域、形胜、封建、古迹、山、水、风俗、灾祥

10

城舆图:济南府城舆全图和府治公署图、学宫图,所辖各州县舆图和州县治学宫图

山水图:济南府山水二十六图

济南府各县的历史沿革、疆域、名胜、封建、古迹、山、水、泉、各地风俗、历史上的灾害和祥瑞

卷之

十一

至十

5

建置志

城池、公署、桥梁、学校、祠祀、寺、观、陵墓

8

济南府及所辖各州县的城池、公署、桥梁、学校、祠祀、寺、观、陵墓的位置及简介

卷之

十六

上下两 卷

赋役志



康熙二十五年济南府及所辖各州县的人口、赋税情况

 

卷之

十七

至二

十六

10

秩官志

历官表一、历官表二、历官表三、历官表四、历官表五、历官表六、历官表七、宦迹传一、宦迹传二、宦迹传三

2

在济南做过官的人的姓名、字号、籍贯、功名、履历和简要事迹

卷之

二十

七至

三十

6

选举志

历仕表、科贡表一(上)、科贡表一(下)、科贡表二、科贡表三、 貤封、恩荫

4

济南的历科举人、进士、贡貤封、恩荫者的姓名、官职、籍贯等情况

卷之三十二至五十二

22

人物传

先贤、勋臣、台辅、经济、清正、忠谏、忠烈、孝烈(附)、台省、监牧、循良、文学、武功、孝友、儒林、卓行、义厚、义仆(附)、高隐、耆寿(附)、方技、侨寓、仙释、列女一、列女二

24

济南历史上二十四个方面的本地名人传记、名人表

卷之五十三

1

载籍志



济南府人所著的有影响的著作

卷之五十四

1

摭佚志



历代和济南、济南人有关的一些轶闻、传说、掌故等

注:赋役志、载籍志、摭佚志等门下无子目的未统计在目数内

二、康熙《济南府志》的编纂体例特点   

康熙《济南府志》是第一部专门全面介绍济南府的官修志书,志书“以《陕西》《河南志》为式,兹志门目、体例、规模皆以两志为准,其间小有异同,则幅员有广袤、人物事迹有繁简之殊也。”作为官修志书,康熙《济南府志》在编纂体例方面具有以下特点:

1.在体例方面,康熙《济南府志》采用门目体结构编写,志书体例更加完备。康熙《济南府志》仿照《陕西》《河南志》门目体体例,横分门类、纵向记述,门目设置比较灵活,目下记事更为简洁直观。该志先分为八大门类,门下辖四十余细目,门类完备,编次有序;各门首有小序,总述门类,之后按所属统辖关系或按州县分记,总述分记融为一体。比如,舆地志门下设星野、沿革表、疆域、形胜、封建、古迹、山、水、风俗、灾祥十个细目(子目);舆地志门下有小序:“尧典十有二州,海岱详于《禹贡》;周原千八百国,青兖载在职方。维兹济南,实辖山左,地拱幽冀,星临虚危。马颊鬲津,疏凿之成功如故;金箧玉策,登封之遗迹犹存。乃至尚父分茅以来,启霸诸侯之雄长;淮阴拜爵而后,肇亲子弟之王封。恭逮兴朝,聿逢盛典,降鸡竿而蠲税,泽溢三齐;建豹尾以时巡,风同四履。敢云外史,聊择刍荛之言;庶几陈诗,用备輶轩之采。”舆地志之沿革表下按济南府及其所辖的历城县、章丘县、邹平县、淄川县、长山县、新城县、齐河县、齐东县、济阳县、禹城县、临邑县、长清县、肥城县、青城县、陵县、泰安州、新泰县、莱芜县、德州、德平县、平原县、武定州、阳信县、海丰县、乐陵县、商河县、滨州、利津县、沾化县、蒲台县等三十州县依次分别记述。细读起来,志书门清目楚,以门统领、条目写实,一事一条,一目了然。

如以上所述和以下对照表所示,康熙《济南府志》以门分类、以目系事,与其同期或前期的几部旧志相比较,康熙《济南府志》在篇目设置上依据自身的实际情况有所调整和增加,记述范围更宽泛、记事内容更详尽,志书体例更加合理、科学、完备。

部分旧志篇目设置对照表

志书名称

卷数

目 数

(附目)

目       录

备注

康熙《济南府志》

五十四

四十五(三)

城舆图、山水图、星野、沿革表、疆域、形胜、封建、古迹、山、水、风俗、灾祥、城池、公署、桥梁、学校、祠祀、寺、观、陵墓、历官表、宦迹传、历仕表、科贡表、貤封、恩荫、先贤、勋臣、台辅、经济、清正、忠谏、忠烈、孝烈(附)、台省、监牧、循良、文学、武功、孝友、儒林、卓行、义厚、义仆(附)、高隐、耆寿(附)、方技、侨寓、仙释、列女


弘治河南郡志

四十二

六十五(一)

封域、建置沿革(建都附)、郡名、分野、形胜、风俗、边维、城隍、山、川、土产、藩封、官治、兵卫、学校、坛民、调庙、户口、田赋、农桑、土贡、置邮、坊表、关隘、津梁、寺观、陵墓、宦迹、游寓、人物、记、碑、传、诏、诰、敕、状、辨、说、书、启、文、语、赞、颂、铭、跋、墓志铭、祭文、赋、田、行、辞、篇、引、吟、谣、曲、诗、律、绝、灾祥、故迹、故实、杂志


顺治《河南通志》

五十

三十

图考、沿革、星野、疆域、山川、风俗、城池、河防、封建、户口、田赋、物产、职官、公署、学校、选举、祠祀、陵墓、古迹、帝王、名宦、人物、孝义、列女、流寓、隐逸、仙释、方伎、艺文、杂辩


康熙 《陕西通志》


三十二(十)

星野、疆域(关隘附)、山川(津梁附)、建制沿革、城池、公署、学校、祠祀、贡赋、屯田、水利、茶法、盐法(钱法附)、兵防、马政(驿传附)、帝王(后妃、封建、窃据附)、职官、名宦、选举(武宦附)、人物、孝义、烈女、隐逸、流寓、仙释(方伎附)、风俗(土产附)、古迹、陵墓、寺观、祥异、杂记、艺文


康熙 《河南通志》

五十

三十一

图考、建置沿革、星野、疆域、山川、风俗、城池、兵制、河防、封建、户口、田赋、物产、职官、公署、学校、选举、祠祀、陵墓、古迹、帝王、名宦、人物、孝义、列女、流寓、隐逸、仙释、方伎、艺文、杂辩


康熙《河南府志》

二十八卷

二十七(十七)

图考、沿革、星野、疆域(附保里、土产)、山川(附关津、桥梁、形胜、水利)、风俗、城池、公署、帝王(附后妃)、封建、田赋(附嘈河、驿站、仓、盐)、学校、秩祀、书院(附义学)、名宦、职官、乡贤、人物、科贡、孝义(附忠节、贞烈、贤淑、流寓、隐逸)、古迹、寺观、陵墓、艺文、样异、仙释、方伎、杂志


康熙《寿阳县志》

四十三

图考、沿革、分野、疆域、形胜、山川、物产、风俗、古迹、城池、县治、公署、学校、祠祀、仓场、坊里、邮驿、市镇、墩寨、桥梁、寺观、田赋、税粮、户口、徭役、职官、题名、名宦、进士、乡举、明经、例贡、武科乡贤、学行、孝友、贞烈、耆德、仙释、文、诗、古事、灾异


注:门下无子目的未统计在目数内

附:门目体  门目体又称平行列目体、平列分目体等,门目体为两级分目体(即一级目、二级目),先分门类(一级目)、门下辖细目(二级目)。这种只有门目而无纲领的方志体例,起于宋代,盛行于清中叶以前,流行久远。其优点:一是该体因门目平列,无所统摄,不受大小概念、上下层位、领属关系等的限制,可较灵活地排类立目;二是一些本属下一层位的事物,由于其在地方上有显著特色,即可升格,与上一层位的事物比肩,平等排类设“门”;三是门目体结构便于单刀直入地独陈其事,而不受前后衔接、相互照应、交叉记载、背景交代等因素的掣肘;四是它可以按时段设目记载,解决传统方志体“以横制纵”的老大难问题。其缺点:一是只有门目而无纲领,不容易反映客观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二是门目体无所统摄,结构松散。
2.在体裁方面,康熙《济南府志》主要有述、记、志、传、图、表、录七种,以志为主体,志书体裁更加丰富。

 

(1)  “述”,即概述。该志书常在记事之前加小序,或在每个分志的前面加小序,称“总叙”“无题序”等,这就是所谓的概述。如前面介绍的舆地志门下的小序,又如《秩官志》门下的无题序“彝吾戴德,赐采鲍山;乐毅酬庸,锡封昌国。盖春秋而上,原属王官;迨秦汉以还,始分郡守。渐以刺史加转运之四司,犹是监州改总管之十路。自故明初添巡抚,我兴朝六设总督,以至藩、臬、参、佐之僚,别驾、郡丞之任,凡驻省会,详载简编。或召伯还周,封殖甘棠之树;或羊公游洛,摩挲岘首之碑,皆为卧辙之词,不尽铭功之纪。若远之征文既阙,事或传而不尽悉其人;即近之功令攸关,官具备而不敢详其事。国侨、章甫之诵,尚俟后之君子。”等等,大部分分志都加有小序。清代和民国时期大部分志书多沿用该体裁。

(2)  “记”,即大事记,旧志多称大事纪,偶称历年纪,该志未设大事记门类,但在志书许多分志采用“记”这一体裁。比如舆地志中的“灾祥”一目,记事从汉、魏、晋起,历宋、周、齐、梁、陈、魏、东魏、北齐、后周、隋、唐、后梁、后唐、宋、金、元、明直至“皇清”之康熙二十八年正月十六日:“皇上南巡,重临趵突泉。上复自西门入城,登北城会波楼,仍由南门出,返行在。先一日,于守土诸臣迎驾时谕免康熙二十九年山东一省田租。是日,士庶欢迎,充塞道左,圣颜为之和霁。”

(3)  “志”,是志书的主要体裁,也是志书的主体内容。“志”体,要求采取横排竖写的方式,首先按内容横分门类,然后按时间先后顺序纵向记述事物的发展始末,简称“事以类聚,纵写始末”。“志”体,要求据事直书,行文准确、朴实、简洁。康熙《济南府志》,设“志”八:舆地志、建置志、赋役志、秩官志、选举志、人物传、载籍志、摭佚志。“郡志采集诸书,祖述于《禹贡》《周官》,参证于《春秋》《左》《国》,舆地则本之《水经注》《齐乘》诸书,人物则稽之历代正史至于弇州、荆川诸大家之集,石斋、药地,晚近代所著,务期检阅,俾无挂漏。惟晏谟《齐地纪》、李朏《三齐纪》、张建章《渤海记》止杂见诸书,未见全编为恨。”“兹博访耆旧,旁证碑版及旧《一统志》、新旧《通志》、各邑志,创成斯志。虽搜采务严,而年远事湮,征索多阙,尚不能无遗憾云。”各“志”注重征引群籍,并标明资料出处,以存信史。

(4)  “传”,即人物传记。康熙《济南府志》在为权贵、名人列传的同时,扩展到为普通人物列传,这也是该志的一大亮点和进步之处。该志人物传先是载入历官表、宦迹传、历仕表、科贡表、貤封、恩荫、先贤、勋臣、台辅、经济、清正、忠谏、忠烈、孝烈(附)、台省、监牧、循良,同时,也载入了文学、武功、孝友、儒林、卓行、义厚、义仆(附)、高隐、耆寿(附)、方技、侨寓、仙释、列女等。

(5)  “图经”是方志的早期形式,于隋唐时期盛行。康熙《济南府志》中的图,主要有城舆图、山水图、星野图、祭器图、祭器陈设、乐舞器图、乐舞生冠服图、舞式图、乐舞图、引导乐图等等,图的使用量较多。志书凡例云“今礼聘顾陆佳士为城舆图者六十三,为山水图者二十六,皆穷搜名山胜水、岩洞泉石、古迹与海内奇观诸书,探原极委,摹拟而成者。又有同志诸贤友,裹粮策骑,涉两旬,写徂徕、具、敖之貌以归,可谓身履其地者也。”足见志书中的绘图是经过严格认真考订、实地考察后形成的,真实而精准,质量是上乘的。

(6)  康熙《济南府志》中的表,包括明清时期志书中的表,主要为沿革表、历官表、历仕表、科贡表,有些还有分野表、选举表、职官表、封建表等。康熙《济南府志》,对“表”的运用有所发展,该志的沿革表,先以行政区域分列,继以朝代分列,并注明古今属地及地名名称。

(7)  “录”即附录,是附载于志书各篇章中或志书之末,为篇章记述包容不了而又有必要保留的文献资料。康熙《济南府志》在人物传有关目后设置了孝烈、义仆、耆寿三个附录,并使“录”体的运用更为灵活,打破了受入志史料的限制,录入一些凡夫俗子的忠烈、长寿等文献,既感化人又雅俗共赏,确有独到之处。如“商际昌,阳信人。父琏为盗所执,际昌祼身持刀,一跃而出,急呼其从兄曰:‘起救吾父。’兄曰 :‘衣。’际昌曰:‘衣,父命休矣。’祼身持刀疾呼而入,杀死一人,伤数人,力孤势穷,竟为所毙。”又如“胡锐,淄川人。雅宜恬旷,居恒恂恂若愚人,而胸次芥轩冕,弃名求闲,筑圃丰水之阳,长溪静碧,远墅凝青,垣深一水,屋背万竿,日徙倚其中,萧然世外。时读黄老,话耕樵。客至,钓鲜烹葵,意陶陶乐也。尤精岐黄术,药臼自随,以沉疴造者,辄一匕起之。盖四十余稔,迹不至篱以外。九十八龄,无疾而逝。”

谨观康熙《济南府志》及文中所述及的几部旧志,不难发现,随着时代变迁,旧方志的体裁不断地发展并逐步由雏形走向成熟,并对新方志的编纂产生深远影响,其中本文所提及的述、记、志、传、图、表、录7种体裁已成为新方志的主要体裁。

3.在纂修形式方面,康熙《济南府志》主要有著述体、纂辑体,纂修方法更加灵活。志书体例确定之后,如何把材料纂修成书就成为关键问题。内容决定形式,而形式是为更好地展示志书丰富的内涵。康熙《济南府志》共有四十五目、附目三,必须充分考虑各目的内容与纂修形式的问题,纵观全志,由于资料的考证、甄别和研究做得比较扎实,各卷的内容准备较为充裕,纂修形式相对灵活,主要采用了著述体、纂辑体两种纂修方式。

著述体撰写方法,是对有关资料进行充分考证研究后,由修志者用自己的语言加以系统记述。比如,《建置志》之“学校”目下的“府儒学  在府治西北。宋煕宁间,郡守李恭建。元至元间重建。至正元年,济南路总管府副达鲁花赤喜寿增修学垣,御史张起岩记。明洪武二年,知府崔亮再建。天顺五年,知府陈铨修。成化十年,知府蔡晟增两庑像龛,建坊树屏。成化丁酉,巡按御史梁泽复广殿制,拓两庑,建戟门、棂星门、明伦堂、师生廨舍及堂后环碧亭、崇制阁。正德七年,知府章寓之建讲堂。嘉靖十年,建敬一亭,副使夏寅为记。万历庚子,知府沈蒸建中规、中矩二亭于棂星门外。天启七年,知府樊时英于学宫东北引水为池,筑飞跃亭。崇祯六年,知府顾燕诒重修。崇祯十一年,知府苟好善重修。国朝顺治十三年,巡抚都御史夏玉于梯云溪上筑桥,曰“青云”;建坊,曰“腾蛟起凤”。康熙二十四年,布政使黄元骥重修,规制宏丽,儒林之巨观也。······”,其特点是语言风格统一,具有严密的逻辑性。

纂辑体撰写方法,是对入志文献资料广征博采,严加考核,“盖自群经笺注,地理专书,正史别史,诸子文集,与夫图经志谱,公牍访册,与古若今,数十万卷中,探讨而出”。比如,舆地志之“山”目下的“历山  在历城南五里。一名舜耕山,古有舜祠,隋开皇间因石作形,镌成佛像。又名千佛山,建寺于上。按《一统志》,历山一在山西蒲州,一在东昌濮州,与济南者凡三见,皆称舜耕处。《史记》郑玄注:‘历山在河东。’明樊献科《登千佛山记》:予来济南之三月,居臬署中,望城南有山翼然者,千佛山也,山去城仅六七里。七月七日,古桥宋君邀饮演武场,场与山复迩。予时先往,亟命舆登山,历石涧,循香积院右转,盖盘陟三四折,始至山巅。巅岩凿佛像,大小不可胜计,故名千佛山云。山多枣树,方累累如垂珠,而蝉声如曳缕不绝。······”。其特点是凡征引文献必注原书,力求精准,“语语征实,不取空文”,克服了一般志书纂修者非转贩即沿讹的积弊。

4.在记载内容方面,康熙《济南府志》对人文记述尤为详备,地域文化特色彰显。济南山灵水秀,人才辈出,康熙《济南府志》极尽志书承载史料之能事,用极大的篇幅记述了济南的山、济南的水、济南的人,并有创新和突破,彰显了济南厚重的地域文化。比如,府志开卷即有城舆图、济南府山水二十六图,其中山水图绘出了古明湖,趵突泉,华不注,鹊山(附泺水),历山、佛慧山,玉函山、锦屏山,百脉泉,浒山泺,长白山、黉山,夹谷台、苍龙峡,锦秋湖(附铁山),大清桥,灵岩(附五峰),孝堂山、陶山,泰山,徂徕山,新甫山,暴书山,原山、大屋,漕运,马谷山、骝山,滨海图,久山,古堤(济水),敖山,梓橦山等等山水大幅画卷,惟妙惟肖,极具神韵,其他旧志很少有以山水画作开篇的,凸显济南山水的重要地位。又如,舆地志之“水”目下专设“七十二泉”一目,不惜笔墨,对七十二泉尤其是趵突泉作了详尽记载;难能可贵的是,在介绍完七十二泉的基础上,又设了“新附名泉”一目,对天镜泉、上水泉、孟家泉等五十余处名泉做了实地考察勘验,一一记述了泉水的位置、大小、现状、流向等,进一步坐实了“济南山水甲天下”之美名。

人物的记载在志书中一直占据重要地位,可以说,历史的发展,都是由一个一个鲜活的人物串联起来,延绵不息的。古来方志半人物,康熙《济南府志》纂修者尤其注重人物的编写,“邑志尤重人物”——康熙《济南府志》共五十余卷,其中卷三十二至卷五十二为《人物传》,共二十卷,占总卷数的近五分之二;若再加上历官表、宦迹传、历仕表、科贡表、貤封、恩荫、先贤、勋臣、台辅、经济、清正、忠谏、忠烈、孝烈(附)、台省、监牧、循良、文学、武功、孝友、儒林、卓行、义厚、义仆(附)、高隐、耆寿(附)、方技、侨寓、仙释、列女等涉及人物的内容,几占整部志书的五分之三,对人物记述篇幅之宏大、幅度之宽泛、用笔之浓彩,足足彰显了“济南名士多”。

总之,康熙《济南府志》记述谨严,文辞简洁,其编纂体例在承袭旧志的基础上有所增益,具有门类齐全、体例完备、体裁多样、内容丰富、资料详尽、地域特色鲜明等特点,不愧为山东旧方志中的珍本。

三、康熙《济南府志》的文献价值

康熙《济南府志》综合记载了济南1692年(部分内容延至1708年)之前的自然和社会发展变化的基本面貌,内容广泛,涉及百科各业,天文、地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社会、人物、风俗等各种门类应有尽有,可以说,在康熙《济南府志》面世以前,没有任何一种著述比该志更具有权威性、广泛性和综合性。大家都知道,方志的任务是要客观公正全面地记载一地之自然和社会发展变化的情况(史实),反映基本面貌及主要特点,从而为历史及其他科学积累系统而科学的资料,既为主政者决策提供科学依据,又为科研工作提供原始资料。诚然,康熙《济南府志》中可采摭的史料,府拾皆是,其文献价值不可估量,专家学者已论过的不再泛泛赘述,现另撷取一二以述之。

1康熙《济南府志》在史料权威性方面的价值。常说“志”者 “记”也,笔者认为,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志”者“官记”也,为“记”的主体是官方,也就是主政者,官修官用,足见其所“记”资料之真实性和可靠性,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志书资料是由官方记载,真实可靠,具有法律效力。进一步说,一方面由于志书的官修性,使编纂者可以获得官方的文牍资料、历史史料、档案文件、金石碑刻等等第一手资料,充分保证了志书资料的真实性,确保了志书能够全面、客观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另一方面,地方志书是官书,由各级地方政府主持纂修,要经过上级部门的严格审查,资料要经过层层把关,严加考证,去伪存真,志书资料可靠。由于志书资料具有真实性和可靠性,其权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就康熙《济南府志》而言,其取材于旧志、史料、文牍、碑文等,“郡志采集诸书,祖述于《禹贡》《周官》,参证于《春秋》《左》《国》,······人物则稽之历代正史至于弇州、荆川诸大家之集,石斋、药地,晚近代所著,务期检阅,俾无挂漏······凡曾驻节斯地兼辖所司,或远稽正史,或近采各志,皆详载之······”,志书的资料真实、可靠;同时,康熙《济南府志》是济南历史上第一次由官方为济南立言的信使,其文献性显得尤为重要和突出。

府志编纂、审核人员文化素养高、队伍专业而庞大——总裁:巡抚山东等处地方、督理营田兼理军务、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佛伦;鉴定:升顺天府府尹、山东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卫既齐,山东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前山东等处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杨廷耀,山东等处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前山东都转盐运使司兼理盐法道运使喻成龙等八人;提调:济南府知府蒋焜、济南府同知金世扬、济南府通判周在都等五人;协修:历城县知县吴鹗、章丘县知县钟运泰、莱芜县知县李钦式等三十州县知州、知县三十八人;纂修:原任内翰林秘书院检讨唐梦赉、原任江南扬州府通州知州毕际有、淄川县贡生毕盛钜等九人;校正:经筵讲官、户部右侍郎王士禛等七人;绘图:淄川县儒学生员王敏人。林林总总直接参加府志编纂、审核、校订人员共六十九人(见下图),对志书层层审核、层层把关、层层考证、层层校订,确保了府志资料客观、真实。

综上所述,康熙《济南府志》资料真实、权威,可为主政者决策和科研工作提供权威性原始资料。

康熙《济南府志》编纂人员统计表

职责

姓名(字)

官          职

功名

备注

总裁

佛  伦

巡抚山东等处地方、督理营田兼理军务、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


满洲人

鉴定

卫既齐(尔锡)

升顺天府府尹、山东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

进士


杨廷耀(彤华)

山东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前山东等处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

贡生


喻成龙(正庵)

山东等处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前山东都转盐运使司兼理盐法道运使

荫生


刘安国

山东督粮监兑道兼理德州仓事务、布政司参议

荫生


陈俞侯(邻公)

分守济东道兼理通省驿传事务、布政司参议

官生


任  塾(鹳峰)

提督山东通省学政、按察司佥事

进士


朱  雯(矞三)

提督山东通省学政、按察司副使

进士


李兴祖(广宁)

钦敕总理省直山东等处盐法、都转盐运使司兼盐法道副使

监生


提调

蒋  焜(意山)

济南府知府

荫生


金世扬(铁山)

济南府同知

监生


周在都(燕客)

济南府通判

监生


谭弘宪(慎伯)

滨泺分司运同

进士


朱文蔚(豹一)

胶莱分司运判

贡生


协修

吴  鹗(羽骞)

历城县知县

进士


钟运泰(履安)

章丘县知县

贡生


程素期(霁江)

邹平县知县

监生


周  统(兴安)

淄川县知县

进士


杨  杰(俊公)

长山县知县

监生


崔  懋(元公)

新城县知县

贡士


刘  拯(雨若)

齐东县知县

进士


贾国楹(石臣)

监生


黄  雯(塘)

齐河县知县

举人


李淯仁(芳崖)

进士


杨之琦(伯行)

济阳县知县

进士


曾士芫

禹城县知县

举人


张象升(礼山)

临邑县知县

进士


巴柱朝(素庵)

长清县知县

举人


林昌时(潭庵)

肥城县知县

举人


朱  英(紫人)

举人


朱成名(觐光)

青城县知县

荫生


支锡侯(介臣)

陵县知县

举人


梁  船(济庵)

拔贡


章履成(人也)

泰安州知州

监生


吴大梁(横天)

新泰县知县

监生


李钦式(传庵)

莱芜县知县

进士


刘叶青(莱亭)

举人


许嗣国(继勋)

德州知州

监生


陈景琇(斗溪)

德平县知县

进士


张  荣

平原县知县

举人


昂天䎖(存斋)

进士


钱士鋐(愚谷)

武定州知州

进士


乔壮受(汉傅)

阳信县知县举人

举人


韩维翰(百宪)

海丰县知县

监生


姜  植(华林)

乐陵县知县

监生


张如锦(倬庵)

商河县知县

进士


于国璧(友璞)

滨州知州

荫生


王文明(炳如)

荫生


潘俨思(莘乐)

沾化县知县

贡生


蒋天麟(廉石)

监生


胡居敬(简公)

利津县知县

监生


严曾业(广成)

蒲台县知县

贡生


纂修

唐梦赉(豹岩)

原任内翰林秘书院检讨

进士


毕际有(载积)

原任江南扬州府通州知州

贡生


张  绂


贡生

淄川县人

毕盛钜


贡生

淄川县人

王  苹


儒学生员

历城县人

李尧臣


儒学生员

淄川县人

韩维垣


儒学生员

淄川县人

袁若愚


儒学生员

淄川县人

韩维垲



淄川县人

校正

王士禛(阮亭)

经筵讲官、户部右侍郎

进士


张笃庆


贡生

淄川县人

王  甡


儒学生员

淄川县人

张  谱


儒学生员

淄川县人


赵金昆


儒学生员

淄川县人

张泰运



历城县人

高  坛



淄川县人

绘图

王敏人


儒学生员

淄川县人

2康熙《济南府志》在版本学方面的价值。旧志的版本,既有底本、祖本、原本、孤本、单刻本等,又有初刻本、续刻本、重刻本、翻刻本、影刻本等,反映了古籍撰著及流传过程中的种种特征。历代旧志流传至今的版刻,绝少是纂修者当年的原本。因而几乎每种书都存在若干版本,遂因其“同源而异流”,形成“同书而异貌”,出现各种版本问题。康熙《济南府志》所存完整且初印的本子极少。经调查,国内有十三家机构藏有此书,完整无缺者,仅有国家图书馆、中科院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吉林大学图书馆、台湾故宫博物院、上海图书馆这几家,但这些完整无缺的版本,经过逐本目验,没有一家的版本是印刷清晰、页面清朗可以阅读的。如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所藏各卷多有缺页,文字漫漶,已经是后印邋遢本,既不能取为校勘,也不能逐字辨认作为读本。后来又调查国外藏本,如美国国会图书馆所藏之本,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藏本也是后印本,页码多有缺佚,不能取用为底本。最后目验日本国立公文书馆藏本,发现此本印刷清朗,完整无缺,是国内外所有藏本中印刷最好,保存最完整的一个版本。这些不同版本,其渊源关系怎样、哪个版本最佳等问题,都是值得进行研究的。应当说康熙《济南府志》的不同版本确实为研究清代方志的版刻、纸张以及印刷技术和济南府的出版业等情况提供了科学根据。

此次影印,是康熙《济南府志》首次完整影印面世,属于海外山东文献的一次重要回归,也为以后的旧志整理工作开辟了一种新的经验做法,做了一次有益尝试。

3康熙《济南府志》在文献研究方面的价值。除了正史、类书和通志外,关于济南府历史系统完整的文献记载几乎没有,即使有,不是“毁也”不存,就是零零星星的涉及,这些关于济南府文献的体裁,有的为杂史小说,有的为游记,有的为诗词集,有的为图经等。其内容,有的侧重于济南自然风貌的记述,有的是记录来济南的旅途见闻,没有一部著述能够承担起济南府历史的系统完整记述。所以,要研究济南府的文献史和发展演变情况,没有志书体裁的资料支撑,就显得既不成体系,又没有任何依据和说服力。从这点来说,作为济南府历史上第一部官修府志的重要性和在文献学研究上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由此也确立了康熙《济南府志》在济南文献学领域的里程碑式的牢固地位和重要贡献。

同时,康熙《济南府志》也为方志学的发展和研究提供了极为重要的参考文献,成为清代济南修志的官方样板,并影响到此后济南府、州、县志的纂修,成为一大方志派别。


上一篇:
下一篇: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